剛與口水佬某甲某乙宵夜完,帶著半醉及疲乏的身軀回家,還未及更衣,又來了一個相當重要的電話(那可是一個人命關天的電話!)處理完後,才鬆一口氣,放入Kenny G唱碟,想輕鬆一下之際,忽然發現電郵中出現某專找渣的老友來函,打開一看,內中引述某君在他的博客中,批評小弟不夠中立,經常打擊愛國愛港人士,令同事有所萎屈!繼而嘲諷小弟一番,哈!好小子,真有你的,這樣也被你找到,雖然,我知那同僚好像在某台灣網站有其博客,也曾找老友(一群網絡甲甴,他們對互聯網、電腦超熟悉,可不要看小他們!當中有政務官、律師、專業人士,可惜全是電車男、御宅族!)找到那博客網址,可是,既然別人沒給我,我也懶得去看,畢竟小弟已過了那個凡事鬥氣、認叻的階段!

只想說,我從沒有敵視愛國愛港的左派,甚至在心底裏,我是真的尊敬那些一生信奉、支持中共的「真正愛中共」人士。我認識的人中,不少是將他們一生信念,奉獻給中共。那些人由他們父執輩開始,就相信新中國令中國人站起來,縱使經歷不少政治運動、縱使文革令他們瘋狂、四人幫被捕令他們迷失、鄧小平改革令他們重燃希望、六四屠城又再令他們死心、到近年中國經濟起飛,再令他們自豪,如此對自己信念不離不棄,縱使我不會認同他們的愚忠,可是,你能不尊敬他們那份至死不渝的信念和堅持嗎?

我最看不起的,反而是那些忽然愛國之輩,特別是那些商場中人。六十年代,他們 敢愛國嗎?到了回歸前夕,眼見靠山變了,才忽然愛國,那又是甚麽樣的愛國?就拿某中型地產商來說,此君最挺董,經常第一個跑出來罵民主派,可是此君既有美國護照之餘,每次有美艦訪港,他定必在半山豪宅,宴請一眾美軍軍官, 更不用說他定期捐款給美國政黨,他又是那一門子的愛國?

愛國陣營中,鄭人大、吳校長、曾前主席、以及已過身的廖瑤珠,都是我尊敬的人,起碼,他們真的是愛國份子,還記得某年,廖瑤珠尚未去世的時候,到她家中拜年,談及那些港英舊電池的種種,她仍是那麽意難平。到今天仍然認為,現在那些站在舞台的新愛國,不及那些老愛國,而正等著接班的未來愛國,當中沒有多少是真心愛國。

所以給那愛找渣的老友,若曾校長忽然肯和我同僚促膝談心,我保證, 我必定有最佳版位給曾校長,問題是曾校長撐他那患難兄弟,多於愛國、愛清廉、多於愛理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