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7, 2006.


近日真的給「小小超」李澤楷弄得頭暈轉向,可是愈是發掘他為何會「忽然民主」,愈是從不同的人,聽到有關他的不同版本的「過去」,愈發現這個人真的十分有趣、真的很有意思。

坦白說,以吾輩童工身份,自難與這位小小超有任何交情,加上此子在商界中甚少朋友,乃獨行俠一名,商界老友中,熟悉他的人甚少,反而因為他在政圈中,甚喜廣交朋友,吾友中倒有不少人,與小小超偶有往還,甚至屬交淺言深之輩(是否真心則作別論),從友人言談中,發現小小超真的是一個不像典型香港商人的商人,應該說,他更像一個外國商人、一個鬼佬。

友人甲曰,小小超與他相識多年,偶然有見面,言談之間,此子對香港商界現時狀說,頗不以為然,某甲說,某次小小超在酒酣耳熱之際說,他不明白為何香港某些暢銷報紙,竟然可以因政治立場,一眾商家不在那些報章落廣告。在座各人即時不知如何應對,事關他的「伯爺」,正是當中一員!難道要他們一眾食客,公開罵其「伯爺」附和?

友人乙曰,小小超絕非「忽然民主」之輩,他容或不認同港式民粹、街坊式民主政治,可是他真心相信香港需要民主,需要一個公平的環境。友人說,小小超與他亦師亦友的前和黃大班馬世民、頭馬夏佳理,都屬這一類人,他們信俸民主,但抗拒基層民粹民主,認同社會精英透過民主制度,負起管治香港的使命,當中多多少少有點救世者的世界觀存在,但是他是真的信俸民主制度,友人稱小小超曾說,賣掉電盈之後,他可以沒有包袱,海闊天空,可以暢所欲言了。對此,無從置喙,但童工年代,倒對夏佳理有那一點點認識,我同意,夏佳理真的對民主、公平、公義有認同,甚至較生意利益看得更重,否則當年他不會不惜逆老董之意,在梁愛詩不信任動議上堅持轟梁愛詩,離開議事堂抗議,令自己事業、政途負上代價!至於馬世民,當年他全力支持麥理覺選總商會立法局代表,麥正是當年民主派人物。

友人丙則說,今天的人小小超己豁出去了,小小超相信北京針對他,所以他不怕表達對民主的信念,其實過去他也有在金錢上支持民主派,只是不想公開吧了!

可是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小小超不是用政治關係拿下了數碼港嗎?那個用地產項目支持數碼港計劃建議,當年連十大地產商也覺官商勾結得太過份,跑上政府總部找曾蔭權理論,這樣一個人,會支持公平、公正社會?當年以蛇吞象購下香港電訊,還不是因北京祝福,今天竟以民主反北京?那又是那一門的信念?

還是,如某商界老友所說,小小超忽然民主,只是因為他想買花旗國傳媒,所以要和老爸、北京劃清界線?

無論如何,小小超也是一個相當有意思的人,正如某日和友人肥孫說,小小超和超人,簡直是現代版的天行者和黑武士,絕對可以拍成現實版星球大戰,連前傳及正傳,可以拍夠六集,絕對是肥皂劇首選題材!(T記、A記敢不敢拍?可又是另一回事了!)

忽然想起一個問題,超人心底裏,他會欣賞大仔的循規蹈矩,可是卻非創業之材,還是從心底裏,欣賞那個離經叛道,卻有一翻事業的細仔?這真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問題。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廣告
十二月 2006
« 十一月   一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321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