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6.


好了,終於不用Proxy也可以上到wordpress,距離2007年不足24小時,也是時候對2006年做一個總結。先說一說2006年一些最不平的事,排第一位的,必定是通過極其法西斯的禁止室內吸煙條例。

作為一個煙民,我同意吸煙不應干擾到其他不吸煙人士,可是,以立法方式,全面禁止所有場所吸煙,那己是涉及終極人權與自由的問題 :上天給與人有自由意志,若人類有自由意志,就要尊重人類有選擇的權利,這是民主、自由、人權、自由市場的基石,可是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主席左偉國這個仆街冚家剷,就在2007年的1月1日,借道德之名,毁滅了神、上天給與人類生而有之的自由意志!為何連給與公眾地方,是否選擇設立吸煙地方權力也剝奪?若有一間食店,由僱主到員工,都願意將食店辨作吸煙食店,借此招來煙民,為何要剝奪他們的選擇?你姓左的有何權力,去代市場做決定?不想吸二手煙的自然不會入內,不怕會有不吸煙者受害,若香港真的如左某所說,所有人也反對任何室內場所禁煙,那些食店為了生存,自然會變作無煙食店,何須你左某代替市場在指指點點?那與共產黨計劃經濟,又有何分別呢?

還有,左某的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只是另一個納稅人吸血鬼的NGO,他用的是政府公帑 ,根據壹周刊在05年報道,這個委員會一年就花掉政府一千一百萬!更甚者,05年壹周刊揭發左偉國私下炒了委員會總監,那個職位可是首長級第一級(D1),月薪達九萬二千元,然後想迫委員接受無國界醫生前主席陳英凝接任,因為陳與他有和交,可是陳當時只是衛生署一個MO(Medical Officer),她於03年才在港大畢業,就因為左某同陳有關係(陳英凝又四周吹虛她的家姑是前新聞處處長邱李賜恩,邱又是陳太、煲呔老友云云),硬要安插友好身受高職,至於事件如何收科?對不起,沒有傳媒跟進,不知那是因為政治正確,傳媒不敢反對反吸煙,還是左偉國後台真的他媽的那麽硬!

前美國國防部undersecretary of defense Douglas Feith說過:Well we are hoping that the power of the community of free nations is such that our sovereignty our rights are not going to be challenged by anybody who’s going try to undermine the freedom, the openness of our societies and our security.”今天,禁止室內吸煙,正正在削弱我們社會的自由和開放!

有時候,我真的希望,民主派會明白禁 止吸煙條例有多邪惡!今天可以用公眾利益,禁止室內吸煙,他朝一樣可以用公眾利益,禁止民主自由!為何民主派不明白?

更可恨的是,左某今天又在電台中,大罵禁止室內吸煙 條例未完善,又說政府協助戒煙服務不足,說穿了,還不是要政府有更多撥款、要納稅人更多血汗錢!

2006年,我們養肥了一隻吸民脂的吸血鬼!左偉國!


今天最重要的新聞,並非以為自己幹得有聲有色的煲呔,遭溫總淋了一頭冷水,令他頭腦清醒,而是三名中、港豬農、兩名香港屠房工人,分別患上神秘肺炎,有人更因此死去,一時間,當年沙士陰形,又再次在同事心中出現。

事實上,有關個案除了同猪隻有接觸外,不論在時間、生活圈子、朋輩網絡各方面,完全沒有關連,至今也沒有醫學證據 ,證明肺炎與豬隻病菌有關,可是,同一時間,也沒有人敢說和豬完全無關。據知中國大陸早前爆發過大規模不知名神秘豬瘟,好像叫豬高熱症,是一種無藥可治的病,晚上與某政圈八公吹水,他也有打探今次事件,知道政府內部也在追查肺炎個案和豬病關連,但由於沒有證據,再加上事關重大,除非找出有力醫學證據,否則政府也不敢隨便將一些假設及懷疑公開。

晚上翻查互聯網,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原來由今年 初,中國己不只出現過一種神秘豬瘟,除之前說的豬高熱症外,今年12月北京通州同樣發生豬怪病,大量豬隻死亡,事後官方調查,怪病可能是豬支原體肺炎豬瘟混合感染,而四、五月爆發的豬高熱症,當中也有豬有肺炎病症,事後官方指為豬呼吸系統綜合症,同時受四、五種病毒感染,令豬群出現大批死亡。

雖然中國官方稱有關豬病不會傳人,但從禽流感、沙士經驗,類似交叉感染出現,會加快病毒變種,與病豬有密切接觸的人,不排除會因病毒變種,成功由動物走到人身上,特別是上述兩種豬瘟,都與豬肺炎有關,會不會豬 肺炎或呼吸糸統病毒,開始變種,偶然走到人身上?就像當年禽流感由雞傳到人身上,再曼延開去?

不知道,只知內地類似神秘豬瘟,已流行近年,中間有沒有人感染過,真的無法追查,以內地處事方法,也未必會公布,就算知道可能和豬病有關,可是為了經濟利益,一樣可以視而不見,現在只好期望,北京吸收禽流感、沙士教訓,今次不會再歷史重演。



今天真的很高興,甚至較加人工升職更高興,因為那是來自一份認同、一份來自同行的認同,那較物質上的認同,更令我重視和珍惜。

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發表了一個行內的民調,行內人對所有行內機構公信力評分也下跌,唯獨對我工作機構的評分上升,那代表了甚麽?就算不理評分是否有偏差(我相信中大那班仆街假道學,一定不想承認這個事實,必定用盡所有統計學上漏洞,說那評分代表不了甚麼!)可是,我有讀過統計學,那代表被訪者對我所工作機構評價是正面,對其他機構評價是負面,這是一個民意趨勢的反映,任你用盡所有借口和誤差,也不能否定(可不要和我爭拗,我對政治統計學的分析和認知,並不只是來自學院,而是來自我在加拿大的年代,從我為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 工作的年代,那些政客和黨工所教授,他們教給我的,真的,終身受用,他們對民調的理解,我到今天,仍沒有任何香港政治人物,包括政府,有他們那一套分析和理解方式),除非,中大夠膽說他們的調查由取樣開始,已經有偏差,整個調查也是錯的!否則,事實並不容他們抹殺!

為何會出現這種「逆市上升」 的趨勢呢?我可謂感受致深。當你每天為一些背後的真相去努力奮戰,可是卻不能曝露「爆料」者身份,當消息出街,所有行家也知那是事實,可是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公開承認,甚至要批評你「作野」、「無風起浪」的時候,行內人心中會怎麽想?他們知道事實,可是為了生活,不能說出事實,只能以這類民調,宣洩不滿,若連同行如敵國的人,也可以肯定你的工作成果,又有甚麽較這更值得高興?

我永遠記得 ,當年23條立法,當眾人皆醉我獨醒時,某行家曾對我說:「你們可好,有人認同,我們所寫的,卻不一樣。」之後,那行家離開了工作機構,去了一個令我極討厭的NGO工作(他可知自己今天的工作,較以前所做的,遺害更深,令更多人身死?)但那一刻,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縱使公眾不認同,但我是對的。

再之後,我更加明白,遊戲規則巳改變了,我必須以新規則去幹,縱使,很多人,包括新邊同事不認同,我也認為我的做法是正確,畢竟,香港傳媒已開始步向新紀元:你一是站在建制、一是反對建制,再沒有和浠泥式中立,否則,你只會變成偽君子!

幸好,中大調查顯示,行內人,也不喜歡偽君子!


1227深夜,正當大部份香港人正在夢鄉,他們不知道,一場伴隨著台灣地震的災難,己如海嘯般,無聲無息地掩致香港這個小島。

 

最先發現災難來臨的,應是一群如我般深夜無眠的人。大約三、四時許,電腦開始逐步無法聯上海外網站。GoogleMSNGmailwordpressCNNBBC….最後,連一些本地熱門討論區,也無法聯上,當時心中暗罵:「他媽的小小超,要真民主?搞好你的公司服務才說!」這時並不知道,一切就如災難來臨前,蟲蟻四湧的預兆,人類還不知道災難已至。

 

一覺醒來,打開電腦,仍是無法聯上海外網站,再打開電視,Shit!台灣地震震斷了出海電纜,香港互聯網與海外聯繫接近癱瘓,連彭博、通訊社、銀行網上交易也受影響,香港內部互聯網也大塞車,連忙打電話給朋友甲,他有老友在小小超旗下公司工作,希望他打聽「災情」,老友引述他朋友稱,「災情」極之嚴峻,非三、兩天可以回復,甚至連部份地區長途電話、電話漫遊也停頓,誇張點說,香港互聯網這個「災區」,近乎與世隔絕,我們己成了互聯網世界中的「孤島」,除非修復海底電纜,否則短期內難以恢復正常。

 

回到公司,與一眾互聯網族討論災情,不約而同地說,不能上網找資料、收發不到電郵、上不了youtube,簡直是一場災難,無法掌握巳習慣了的即時資訊,人,就如大災難後,面對一片廢墟,感到無所適從,也第一次令我感到,高科技世界,原來是可以如此脆弱、不堪一擊。假若發生在傳統傳媒、就算當年曾有電視台、報館發生意外要封閉,一樣可以如常擴播、如常出版,可是今天高科技世代,只要一次地震、一條光纖電纜毁了,就足以「毀滅」一個700萬人地區的互聯網!

 

忽然發現,「災區」最早可以聯結到海外網站(以我的公司為例),不是googleyahooMSN,而是amazon!果然做生意要緊!忽發奇想,若某天爆發核戰,人類在防核洞內渡過核冬天的時候,會不會突然有穿著防核裝的速遞員到來,對你說:「先生,你在amazon上訂的DVD和書本已送到,希望你渡過一個愉快的核冬天!」

 

晚上,公司互聯網開始回復正常,可是返回家中,他媽的小小超網絡仍是與世隔絕。原來在互聯網世界「災難」中,貧富仍是有別的,像我這些平民,與大機構相比,優先可以得到「救援」的,仍是才雄勢大的機構。

 

不過,平民也有其求生之道。本地網民四出找海外Poxy上網,我找著一個在瑞典的Poxy,成功離開「災區」,雖然速度慢如56K年代,但怎樣說也是離開了,可以重回互聯網的世界,忽然間,自覺像坐在茫茫互聯網大海中,奮力找尋陸地的救生伐的人一樣。

 

忽然想起電影「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昨日可不是香港互聯網世界的「明日之後」?科技發達,令人類更依賴科技,可是科技一但遭所向無敵的天災催毀,人類就變得坐以待弊,正如李世民兄說:「十年前互聯網冧左,我覺得冇所謂,今日互聯網冧,真係乜都做唔到!」若十年後,人類更加依賴互聯網的時候,互聯網再癱瘓,人類世界,會否真的面對「世界末日」?

 

寫於香港互聯網災難的24小時後


今天放假,很久未試過睡到日上三杆還未醒,更加未試過手提電話一整天未有響過(事關一眾中環八卦公,不少人早在上週末已渡假去也,最快也要週二才現身,有人更離譜到07年1月2日才返港!)百無聊賴,煲呔又未上京述職,街外又滿是人,不如關在家中,打機、看DVD、看書,過一個無所是事的假期。

先來一鋪 RainbowSix Vega,今天戰績已有進步,特別是發現,向著恐怖份子頭部開槍,他們會不哼一聲就倒下,這可正合我心意!可惜,最後還是給他們了結!轉打Battlefield 2,槍林彈雨,死了也不知甚麽事,生命在戰場中,原來是這樣兒戲!幸好,這只是一個遊戲,有復活這個功能,有時真的不明白,超級大國何苦要真刀真槍、牲犧生命侵略別人?看看今天的日本,不費一兵一卒,神州大地,日本文化遍地開花、日本消費品處處皆是、日本偶像攻陷中國青少年心靈、日本企業用盡中國天然資源和勞動力,若東條英機今天再生,看到今天情景,他必定萬分後悔,何以當年要用軍事力量侵略中國,落得吃了美國兩枚原子彈!歷史證明,文化、經濟侵略,遠較軍事侵略有效!

說到經濟侵略,不能不提正在看的「匯豐金融帝國 140年的中國故事」 ,獅子錢莊於1865年借列強來華,在中國成立,百年基業,隨中國政治變化而改變,今天獅子錢莊已是跨國企業,近日隨著WTO開放金融業,獅子錢莊已成了首批重返內地的銀行,中國共產黨在49年趕走了獅子錢莊,40多年後,她又再重返中國大陸,究竟是時代進步,還是,中國人在49年行錯了路,經歷這麽多年,牲犧了這麽多人,到今天才覺悟前非?

看DVD,他媽的,那套「魔盜王」 第二集,根本不是一套完整電影,美帝又在騙人!還要等明年那套甚麽「魔盜王經極之戰」!改看未看完的日劇,那是「孤島診療所2004」,孤島診療所的特別版。故事還是充滿人情味:妻子中風,大男人的丈夫發現一直忽略了妻子,決定照顧中風後不能言語活動的妻子,可是,她的妻子卻寫下三個字:「我想死」。坦白說,死是最終極的解脫,我也想死,可是死來死去,就算曾最接近死亡,也死不掉,既然死不掉,那麼就不如盡一己之力,在那他媽的天還未弄死你之前,做多一點對世人有益的事情。

或許,人力真的不可勝天, 但肯定可以抗天、逆天!

假期,就是這樣無無聊聊地過去!


過了一個相當吊詭的平安夜。

晚上跑到中環,看看那個保衛皇后碼頭的集會。步出中環地鐵站,那個每年在皇后像廣場臨時搭建,像布景板的聖誕村人頭湧湧,還要排隊才可以進入,每個人都興高彩烈地圍住那些臨時搭建,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的東西在拍照,仿彿只求那一刻的聖誕歡娛,至於那是真是假,是浮光掠影,還是借來的快樂,倒不在乎。

走到擠湧的人堆,逆流而下,看見已被移平、圍上了圍板的天星碼頭。存在了近五十年的建築巳移平了,圍板上仍貼住係留天星的標語,還放了兩個哀悼天星的花圈,可是不見有遊人順道到天星懷念失去的歷史,他們匆匆走過,逗留在那兒的,只是一班又一班擠不進行人專用區的菲傭,由一班與天星完全沒有感情,更加沒有甚麼「集體回憶」的外來人,以她們的歌星,陪伴著天星的「遺體」,悼念第一個沒有天星的聖誕。

走到皇后碼頭,那些保衛皇后的人在落力地用擴音器講述皇后的「集體回憶」 ,呼籲市民加入保衛皇后碼頭,保衛這個港人的歷史。

可是,同一時間,就在保衛皇后攤檔傍邊,同時有天皇星遊輪(賭船也)、維港觀光船、甚麽離島旅遊之類的檔口,一隻又一隻趕著出口看煙花的遊艇泊在碼頭,趕著上船的人,正眼也不看保衛皇后的人一眼,趕著把大包小包的食物、外賣搬上船,保衛皇后?別阻著我們出海!

實在看不下去,跑回保衛皇后集會的地方吧。台上,訴說對保留皇后的訴求,一眾泛民議員到場支持,頗有眾志成城之勢。

台下,那些一直抗拒建制的民間組織,與建制派團體各有各做,你有你在籌款,成立甚麽甚麽關注組,我有我自成一國,宣傳要為拆卸天星出書,市民呢?有人駐足一會就走,有人坐在一旁,訴說自己和天星、皇后的故事,不管身邊有沒有聽眾。

還有,得百來個集會人士,警方卻把集會地方,用鐵馬團團圍住,外圍還有五、六部警車,又在大會堂高處監視,恐怕捉葉 繼歡也是相似規模吧!

或許,不管是否聖誕,人生就是如此吊詭吧!矛盾往住會在同一時間、同一場景出現,就正如,聖誕是普天同慶日子,代表了希望,可是今天大家一覺醒來,世界仍是以往的世界,絕望的人仍舊絕望,聖誕,就像濫用毒品一樣,除了帶來一刻的歡樂外,根本改變不了甚麼,過了聖誕,所有問題還是放在面前,根本沒有改變。

當然,最吊詭的是,打Rainbowsix Vegas,明明是特種部隊消滅恐怖份子,卻變成恐怖份子把我當作人靶,特種部隊被恐怖份子殺死!


今天上班,街上塞滿了人,商店趁著這個黃金檔期,紛紛推出減價、優惠、務求要推高營業額,賺取最高盈利,電視新聞充斥著有多少萬人離境,又有多少人豪花多少萬元,舉家到外國渡假。

究竟今天還有多少人會關心,聖誕節背後的意義?究竟聖誕帶給世人的真義是甚麽?

假若你問一個教徒,他會搬出一大堆聖經教義說給你聽,甚麽天父派他唯一獨生子到人間諸如此類,可是正如我從前曾在我的舊博客說,12月25日,對不起,並不是耶蘇的「真正」 降生日,只是古羅馬帝國慶祝太陽神特拉(Mithra)的日子,當時羅馬帝國為爭取信奉多神的羅馬人,改信基督教,才選這一天慶祝基督降生,例如俄羅斯東正教就不承認這天是聖誕節,她們的聖誕節是1月7日。

那麽「聖誕節」又有甚麼特別意義?12月25日這一天,背後藏著甚麼「密碼」,為何當年羅馬君王,這麼多神的慶祝日不選,硬要選12月25日做慶祝基督的日子?要解開這個謎,就要由古羅馬回到古中國,由中國傳統二十四節氣說起。

12月25日除了是聖誕節之外,也是中國二+四節氣中「冬至」前後。根據中國傳統的陰陽五行理論,冬至是陰消陽長的開始,也是一年終結、一切的終止,那天之後,又是重新開始,所以古代中國農業社會,有人將冬至作為一年最重要的一家團聚日子,即今天我們常說「冬大過年」的由來。

冬至在「易經」十二辟卦為地雷復卦,易卦象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後不省方。」雷爲至陽之物,陽動於地,生機回轉,則萬物生,上古帝王有見於此,知天之陽氣回轉,則萬物蘇甦,人之陽氣將現,生機復還,所以於冬至日會閉關,不許商旅往來,使民致虛守靜,以待冬至後新陽來臨,故又有:「冬至一陽生、夏至一陰生」的說法,冬至之後,日短夜長開始逐步變為日長夜短,代表著光明來臨,黑暗消退,像徵為人間帶來希望。

當然,古羅馬不會有中國冬至的概念,更加不會有博大精深的「易經」,可是他們也觀察到12月25日開始,日短夜長開始逐步變成日長夜短,所以選擇那天為太陽神慶祝 ,而聖經也將基督降生,視之為俗世帶來光明和希望之開始,當時羅馬帝國以12月25日作為慶祝基督降生,也是順理成章。

聖誕節,真正的意義是代表希望的來臨,代表著黑暗過去,迎接新的開始,為未來奮鬥,可是現代人只將聖誕節作為一個消費,渡假的日子,教徒呢?就算是一些神父、牧師,我想他們連我上述所講的背景也不知,就算知也不敢說,只懂僵化地望彌撒,唱唱聖詩,甚至不會深究聖誕背後深意。

如此的聖誕,還有甚麽意義?幸好,我是一個活在黑暗的人,就算沒有光明,所有人忘記光明和希望也不重要,我自會以黑暗,追求人世光明和希望。


每到聖誕前夕,例必令我泛起不必要的厭煩與惱怒,其一與我極討厭滿街人潮,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其二,與我極其討厭基督教、借聖誕節鼓吹其不知所謂的基督原教寺主義,可是又和現世政權,同流合污,以保其利益;其三,假若世上有神,為何過了這麽多個年頭,人世之間,還充滿了罪和不公義?究竟是神已離棄了人,還是去到這個年頭,神、魔已不分?

所以,決定在聖誕前,寫足三天離經逆道的東西, 因為,正如我之前所寫,諸神已死,縱使上帝未死,衪已離棄了人,要捍衛公義、公平、人權、自由、民主,請反求諸己,別只顧無語問蒼天,以及那一眾殘民而自肥的NGO!

先要寫,令天已是2006年,中東還在戰火連天,一切並非因為生存,而是為了那虛無的宗教紛爭。假若你相信人道主義,相信沒有甚麽較生命更珍貴,可是在地球某一處,正有一群人,以宗教之名,正在互相仇殺!假若神、不論那一個神、不論甚麽神,真的是至善至真,衪會容許這樣的仇殺嗎 ?

唯一可以說,就是有人借神之名,以達其一己之利,縱使犧牲萬千生命,也在所不惜!這就是現世某些宗教組織和神棍的所作所為!可是,還有人無視現實,跟從一些神棍言行,加深這種仇恨(香港某移民加國基督教大學講師神棍正是其中表表者,此君曾到阿拉納山找哪亞方舟,還以某呃錢基督教電視台拍成基督教電影,他可不知道,那些所謂證據,不只正統宗教考古學者不正視,連我這些業餘超自然好奇者也知,一早已被視為不可靠!)

聖誕臨近,與其盲目慶祝上帝之子降生 ,又或為假期找節目,何不找一些時間,看看我們的世界,還存在多少不公不義,反思自己可以憑一己力,可以改變多少?不要幻想改變世界,先求改變自身,好嗎?有沒有想過,明年、後年是香港選舉年,先令自己生活的地方,變得更公平、公義、民主?

 求神,不如求己!看到西諺有這樣一段話,已不知語出何人了:When did I realize I was God? Well, I was praying and I suddenly realized I was talking to myself.”


寫了多日天星,真的悶得發荒!現在街頭巷尾,報章電視,也在大談「集體回憶」,忽然之間,這個城市中,好像很多舊事舊物,背後也有一大串令人難以忘記的故事,足以成為「集體回憶」。然後,又再發現,你的「集體回憶」,原來又和我的「集體回憶」不同:有朋友甲至今堅持不喝罐裝維他奶,一定要喝樽裝,每到冬天喝一樽加熱了的維他奶,就令他回想起兒時讀小學的情景;某次和朋友乙相約到九龍塘飯聚,此君已貴為某行中高級行政人員,可是給他硬拉到樂富大排檔吃飯,然後又是回憶起大專年代,在那裏發生種種輕狂少年事,半場還要加插走堂到已拆卸的麗宮戲院看電影的趣事,當然,這又是我們兩的所謂「集體回憶」!

若以這種其實相當「個體」的 「集體回憶」,去決定那些舊事舊物可以放棄,那些必須保留,其實也相當麻煩。天馬行空一點,若有天維他奶不出樽裝,老友甲會否組成「反對維他奶取消樽裝大聯盟」抗議?若領要拆樂富大排檔,老友乙又會否硬拉我加入「悍衛樂富大排檔關注組」?甚至迫我陪他去領匯遞請願信?(若然繆美詩親自接信,我會像選委會投民主派的選民一樣,自發參加!)當然,若果有一天要拆信和、好景,我會迫老友甲、乙加入我成立的「保留香港三仔、四仔歷史遺產聯席」,保留這兩座見證香港三仔、四仔文化發展的歷史遺跡,我可連口號也想好了,「保留三樓有三仔、四樓有四仔!」

並非反對保留天星、皇后,只是認為,凡事去到泛濫的時候,我就會問一問自己,有些事情是否已用感性取代了理性?這應否是時候,理性地去看保留「集體回憶」 這個議題,令他可以更健康地發展?

今天與教授C食飯,他用了一個相當好的例子,說明甚麽是「集體 回憶」:「你由中環坐van仔去銅鑼灣,若果你話大丸有落,司機一定知係邊到停畀你,大丸拆左好耐,但到今日冇人會唔記得佢曾經存在。」


孫公真不愧為孫公,果然為官場老手,對於舊官僚操控民意,反擊議會之術果然爐火純清,眼見皇后碼頭火燒眼眉,中九龍幹線撥款率先下馬,於是又來一招閉門傳媒高層放料,拿出四年前區議會文件,力證區議會沒有反對拆皇后碼頭,更想連消帶打,順手反擊力保天星、皇后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當時為中西區區議員郭家麒,指他當年沒有反對云云。

有時見到好像孫公進些舊官僚,看著他們拿著那套老黃曆輿論操控手法,就以為一切盡在他指掌中,真的忍不住笑!孫公,醒一醒吧!今天已是2006年,2007年也快來,拿2002年區議會諮詢做擋箭牌?究竟這四年間,你是否在香港生活?四年前遇著有民主派反對、有民意支持的議題,政府保皇黨還會免為其難,冒著損失民意風險,幫政府說說好話,來個小罵大幫忙,可是經過03年7.1遊行、之後董去曾來,所有政客都知道民意力量高度澎脹,再加上選票誘因,肯為政府做死士的議員,己如鳳毛麟角,就看看今次天星風波,身為政府立法會內首席死士的泛聯盟,他們的成員劉秀成為古物古跡諮詢委員會成員,也第一時間同政府劃清界線,直指政府現時保護古蹟法例有問題,更不用提前日工聯會陳婉嫻,如何較民主派更激,講明不信政府,與民主派聯手否決中九龍幹線撥款。

今天香港,莫說是四年前的民意,四日前的民意也可以完全不同,香港人最成功的,就是做事懂轉膊,反應快,靈活變通,所以香港才可以成為亞洲大都會、金融中心,當日紅灣半島一役,新地、新世界尚懂眾怒難犯之理,情願不拆紅灣,賺少數億,也不想做壞招牌(據聞當年郭家軍師正是未重返官府的許老爺),為何政府高官,反不懂此理?難怪議員K說,連左派也學懂如何玩今天的民意政治遊戲,明白就算不能緊跟民意,也千萬不能逆民意,甚至刺激民意,為何政府那班官員,至今也不明白這個道理?

孫公拿出四年前區議會文件反擊,可以有甚麽效果?市民、反對團體會因此不去皇后碼頭 抗議嗎?民主派會因此不再出聲反對政府嗎?民意會因此將反政府憤怒轉到那班議員身上嗎?保皇黨會因此敢於站在政府一面,支持拆皇后碼頭、拆油麻地差館、拆玉器市場嗎?全部不會,既然改變不了局面,又可能引發更多政治火頭,搞來幹嗎?

唯一解釋,孫公既心虛,也沒有好計扭轉局面,只有用這些「屎橋」急病亂投醫,若政府真的如此理直氣壯,大有手握皇牌之勢,大可在立法會公開質問議員,又或開個記招,即場公審一眾民主派,何須避入政府總部內,面對一眾聽話的所謂傳媒高層,才敢發火?

有種的,跑到天星、跑到立法會,對著那班抽水議員、政府所 謂的反天星「暴民」,公開和他們對質,不要在政府總部鐵籠內狐假虎威。

一個問責官員,連面對市民也不敢,真的不知他如何問責、向誰問責!

十二月 2006
« 十一月   一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