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朋友(仍是那一句,我當他是我的朋友),因為放假,陷入混亂的思潮,有點不能適應放下沉重工作的閒適日子。不禁問自己,在假期日子,自己是如何渡過呢?

剛過去的假期,旺角行人專用區,倒沒有甚麽大型民主派活動,難得睡到中午,百無聊賴,打開電腦,上討論組、放入CD、播放小野麗莎、古巨基CD(十分喜愛古巨基的愛得太遲、重複犯錯,其中,猶愛重複犯錯,可是同事L卻說他喜愛愛得太遲。畢竟、不同經歷、有不同感受。)再之後,打機、看DVD、吃公仔麵、又再上網、打機……一天,就是如此過去。

我的假期,是否太無聊?或者,無聊也是一種恩賜,或許,平日生活,就是因為太多身旁的事,要有價值才去做,偶一無聊,說真的,又有何不可?

或許,近日對身旁一些人和事,真的太上心、作出太多不必要的投入,令自己太累了,再加上過去一些難以拋棄的情感包袱,人,可是愈來愈倦、愈來愈想逃避,過一些無聊的時光,反令我羨慕,借此令自己可以抽離於工作,或許,真的到了要休息的時候,否則,又會被那些壓抑著的、痛苦的回憶,再次侵奪我的思想。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