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1, 2006.


黎智英一篇《爭取最低工資》文章,竟然引起政圈中人爭相引用,不論是反對最低工資立法的自由黨、還是支持立法的工聯會,都不斷引用肥佬黎觀點。這實在並不奇怪,肥佬黎相信是全香港罕有「自由市場死硬派動物」,這類瀕臨絕種動物,在生果日報大樓內,相信不超過十個,最低工一直是自由市場主義者、經濟大右派深痛惡絕之物,肥佬黎支持最低工資,與黃宜弘支持07/08雙普選一樣,同樣叫人震撼,簡直是180大轉軚,那又怎能不叫支持、反對陣營細心拜讀之餘,又再各取所需、各自抽水?我相信肥佬黎發夢也想不到,他建議由政府補貼低收入人士之議,竟得左、右派同時支持。

我非讀經濟出身,只知在自由市場者眼中,只有市場工資,沒有最高、最低工資,若然某種職業工資是3000元一個月,那就是值3000元的工作,縱使那工資連基本生活也無法維持,因為若沒有人肯幹,老闆自然會加薪,有人肯幹,那就是合理工資。

可是現實問題是,若自由市場支持者,真 的可以任由那些在職貧窮人士存在,然後冷冷地說:「你地冇競爭力,搵咁少錢係市場決定,我都冇辦法。」他們就要為自己堅持自由市場理念,付出高昂社會成本,因為這是完全不為現代社會文明理念接受,任何一個人,包括自由市場支持者,也不可以、不可能,對那些弱勢社群視若無睹,任由他們自生自滅,否則就要付上被社會指責為冷血、沒有人性的代價。

曾經和朋友「大右派」 討論這個問題,他也不能不承認,最低工資立法固然邪惡,可是他們又無法想到一個完美保障低下層工人,消滅在職貧窮的方法,更大問題是,社會上已普遍認同,我們有責任去保護那些低收入人士,令他們不用在努力工作後,仍要面對可恥生活水平。

肥佬黎那篇文章,就是在這個基礎上發展出 來:我們要保護低收入人士,但總之不要立法。

可是他的建議,其實絕不可行,左派研究員方公子說:「用佢呢個方法?老闆咪將原本五千蚊人工,減到二千,叫你問政府攞埋其他果幾千蚊!」 官仔老友記:「到時分分鐘有無良老闆,叫個工人回翻部份政府畀工人津貼添!」似乎肥佬建議,重衰過立法!

廣告
十一月 2006
« 十月   十二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Blog Stats

  • 1,839,20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