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6.


中國人有一句話,「無仇不成父子」,套用在小小超與李超人身上,合適不過。

坦白說,無意從政治、商業角度分析今次出售電盈鬧劇,因為真的缺乏猜想空間,沒有吸引力,反而小小超與父親之間不和,卻亳無掩飾地在今次事件上,曝露於公眾眼前。做父親的找前馬仔出手買兒子的「玩具」,事件曝光,兒子誓神劈願,事前並不知情,正當公眾以為他們兩父子在扯貓尾之際,兒子借傳媒反對父親買下自己的玩具,更公開叫小股東投反對票,父親頭馬也不甘示弱,將交易過程全部公開,暗示是兒子找父親馬反出手打救,馬仔不過是中環高級泊車仔一名,兒子理應估到馬仔會找他的父親打救。

整件事,從已公開的資料,假如相信大部份是真實,根本就是兩父子用一單近百億交 易來鬥氣,老父不想兒子生事,把玩具賣給外國人,自找麻煩,於是出錢買下,可是兒子早想和父親劃清界線,得知老父插手,一怒之下拉倒交易,究竟兒子為何如此不滿父親?是否一如江湖傳聞,純因老父對母親有所虧欠,做兒子的為母與父反目?還是因父親另有情人?

至於父親是否真的想出手幫兒子,有財經界老友也存疑。老友稱以父親手下猛將如雲,數佬、師爺過百,要使橫手買下兒子玩具,做到神不知鬼不覺,方法何止過百!為何偏偏要用自己名字基金?是否有心向兒子示威,想對他說,你在外弄得一塌糊塗,還不是要靠老父收拾殘局!還是,另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

若這兩 父子生於尋常之家,最多也是天天爭吵,更甚也不過繼而動武,可是他們是超人家族,手握上市皇國,父子鬥氣,苦了萬千小股東,眼白白看著真金白銀的投資,變成人家家庭糾紛的籌碼,又怎能不心痛!

所以今次電盈交易,應找專負責家庭糾紛社工做回應,日後任何涉及小小超交易,除了要有獨立財務顧問,評估對小股東利益外,還要有獨立社工及理醫生報告,評估超人同小小超之間父子糾紛,有沒有影響整個交易及小小超決定 ,以供小股東參考!


ew051009014.jpg

影藝結業,忽然勾起同事之間的懷舊思潮,禁不住大談「想當年」的輕狂,當中縱然有喜、有悲,畢竟,也是珍貴的回憶。可是我發現,近年香港的確興起一股「想當年」的熱潮,而且愈演愈烈,特別是當有唱片公司,連五輪真弓的舊歌也以結集成CD出售(我想第一時間購下,但竟然買不到,要跑了多間唱片舖才找到!)我知道,不少香港人,真的是懷念七、八十年代的日子。

那是怎樣的一個時代?香港經濟剛起飛,本土文化開始成形,粵語流行曲、反映時弊的電視劇、新浪潮電影、新經濟力量崛起,華資企業出頭、土生香港華人精英開始冒起…..一切一切,都是香港本土文化興起、都是最好的時代,香港人在自強之餘,拼命吸納,繼而建立今天的香港文化。

今天,再看看香港,七、八年代那種氣息,真的不復存在,代而起之,卻是一種接受內地文化的意識,香港以往那一套,開放、包容的文化,似乎不復存在,香港,是否可以繼續扮演大中華地區,文化熔爐的角色呢?

p.s.:答應某人,今夜無論如何要寫《情書》,可是,《情書》原來早已在「背後」的blog寫過了,可是,那又是那一個年代的代表,所以退而求其次,找一張《情書》劇照上載,作為對影藝、對那時代的致敬!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陳方安生今日公布她的核心小組對曾蔭權擴大政治任命官員諮詢文件建議的評價。坦白說,內容極之垃圾,但是包裝相當聰明。簡單來說,她光說問責制之不是,可是卻說不出如何改善現時的制度,還不斷吹捧公務員重要性,說真的,公務員制度有其優秀之處,可是把香港弄到今天田地,公務員的官僚,不用負上丁點責任嗎?面對香港社會進步、公民意識抬頭,單靠一班公務員、一個幾十年的老舊制度,可以解決香港面對的問題嗎?

陳方安生聰明之處,在於站在道德高地,光是拿政治中立、破壞公務員士氣等空範而政治正確的指控,批判問責制,那可是絕對正確、毫無可能反駁的道德口號,任何香港政治人物,只要站在道德高地,再來一個指指點點,沒有人可以反駁他,因為那是政治正確,誰敢反對政治正確的事?致於那是對是錯、是合理還是亂嗡?who fucking care!

不論是煲呔支持者、還是民主派,都不認同陳太觀點,因為他們都不認同公務員治港,縱使他們要求的東西不同,可是反對東西是一致:推倒公務員治港!民主派要建立政黨治港,縱使那是民建聯、自由黨治港也不重要,因為只要政黨可以執政,某天,民主派終於可成為執政黨!

至於煲呔陣營,以我所知,要求簡單,透過擴大問責官員,擴大班底,增加他對政府影響力,達致加強對改府控制。

可是,問題真的是如此簡單?

香港政治制度,是英、美混合雜種制,既不是美國總統制,也不是英式議會執 政制。美國最多有總統與國會角力、英國最多有執政黨與公務員角力,卻沒有港式特首、立法會、公務員三方政治角力,卻誰也壓不了誰,這樣政治內鬥,才是曾蔭權要解決的問題。可是不論陳太、曾蔭權,都不想面對,因為,那會涉及北京!這樣情況下,香港有救嗎?

p.s.:曾有人對我說,香港弄到今天局面,港大畢業生要負全責,因為AO 差不多全來自港大!


人民幣不斷升值,不要說和港元差不多等於一對一,我相信未來個多月,隨著內地銀行業務開放,外資金融機構湧入大陸,1元人民幣對1.1、1.2港元並非不可見,甚至有一天會去到1元人民幣對1.5港元。

中國經濟真的這樣好嗎?從來也是一個看淡中國發展的人,因為縱觀歷史,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文明,當她經濟高速發展時,政治制度、社會制度不隨之而發展,這個國家、文明可以不步向衰落。中國歷史中,每個皇朝興盛之時,都是建國初期,漢武帝如是、唐太宗如是、清康、雍、乾如是,因為之前經歷改朝換代戰亂,社會經濟和生產力遭嚴重破壞,到社會穩定,經濟復甦,於是追回之前因戰亂而停頓的經濟成果,創造社會繁榮,可是由於政治、社會制度未能配合發展,反而因承平已久,流弊叢生,官僚、貪污破壞國家機器,經濟上貧富懸殊嚴重,皇朝由盛轉衰,繼而滅亡。

今天中國經濟發展神速,實際上只是追回過去四十年的空白經濟增長,中共解放了市場力量,令這部火車頭全速向前,可是也付出極大代價:現時中國以極高消耗去達致高增長,引發環保及污染問題,就要下一代去承受;此外貧富懸殊問題、貪污問題、社會結構瓦解,以往嚴密城、鄉戶口到崩潰,人口流動高速發展,整個社會以極快速度變化,可是,今天中國政治及官僚制度,仍是五十多年前那一套以黨治天下,我經常質疑,現時中國情況,就如一個八十歲老頭子在操控一部廿一世級超級跑車,以高速向前跑,老頭子現在要控制這架跑車巳十分吃力,你不知何時老頭子力不從心,跑車失控,最後車毁人亡。

中國在政治、官僚制度不改革,會否步中國歷代皇朝後塵,由極盛而衰?我不知道,現正在看James Kynge(前金融時報記者,80年代已到大陸學習,長期採訪內地經濟新聞)寫的:"China Shakes The World: The Rise of A Hungry Nation.   “希望可以有所啓發,找到答案。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不是「坐係我隔離嗰行嘅女同事」提起,幾乎忘記了影藝戲院結業這回事。 

影藝與藝術中心,都是年輕學生時代看非主流電影的地方,那時一年一度的電影節,著實不能滿足對電影的追求,影藝與Art Center,確實是追求光影浪漫(以及追求女孩子)的地方。還記得最瘋狂年代,堂可以不上、功課可以不做,影藝、藝術中心卻不可以不去,最瘋狂的時候,差不多長駐藝術中心,間中跑過影藝看新上畫的電影,就是那個年代,知道除了地球聯邦軍有個機動戰士叫高達之外,原來還有法國導演叫高達(Jean-Luc Godard),當然,也在藝術中心看過lm Lauf der Zeit Kings of the Road (大路之王),至於影藝,最深印像的,倒是活地阿倫的愛慾奇談(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Sex * But Were Afraid to Ask),當時這部片子對性的意識形態,可是走前了很多年,就算今天看,也不見落伍。 

隨著時代發展,非主流電影愈來愈多人看,但同樣,他們不一定要在電影院中看,互聯網發展,身邊不少影痴,已透過網絡,訂購電影DVD,他們已甚少去藝術中心和影藝,至於新冒起的內地電影,對不起,只要到旺角賣內地CDDVD店鋪走一轉,花一百幾十,定必可以滿載而歸(我只花了30元,就買了瘋狂的石頭內地正版DVD),那還有人會去影藝看電影嗎? 

影藝結業,代表一個時代結束,可是影藝培養了一代人,令他們可以認識西方非主流電影文化,今天那一代人已經成長了,影藝縱使功成身退,她留下對香港年青人電影文化的貢獻,卻是永遠不會磨滅。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星期日,容許放下工作,寫一點想寫,但未必有人有興趣看的東西。在《背後》年代,有《沒有人有興趣》的文章,寫的,都是我自己有興趣,但別人沒有興趣的東西,今天要在《都是那些日子》中重生。先想寫的,是日本動畫《銀河鐵道999》。

應該是70年代,麗的電視周日早上播放《銀河鐵道999》,同樣是松本零士作品,她不及《宇宙戰艦大和號》(港譯和平號)受歡迎,可是又較另一松本作品《宇宙海賊夏羅古》吸引人(夏羅古可是我的最愛!)當時年紀小,並不大明白,只知《銀河鐵道999》沒有集集新鮮的機械人,也沒有刺激戰鬥場面,每集單元故事,以主角星野鐵郎與美達路(與星野一起乘坐999列車,找尋機械身體的美女,到今天,美達路仍是我那是代,少年心目中美女的標準!)的故事,當年也曾覺得故事沈悶,好像連麗的電視也沒有播大結局,要直到多年後,香港出了翻版VCD,由頭到尾再看一次,再加上電影版(那可連夏羅古艦長也有出場!)那時才明白,《銀河鐵道999》,並非製作給小朋友看,應該是針對成年觀眾的動畫。

星野鐵郎身處的未來世界,是機械主宰的年代,富有的人類換上機械身體,可以得享永生,星野為了得到機械身體,一直相信只要坐上銀河鐵道999號列車,就可以去到機械星球,免費換上一個機械身體,其後他遇上了美達路,踏上了999號列車,展開找尋機械星球之旅。

可是隨著故事發展,星野遇上一個又一個故事,他開始明白,生命,不在乎長或短,而在乎有沒有意義、有沒有在有生之年,完成生命的使命,縱使有無限生命,若然是沒有意義地走過每一天,無限和有限,根本沒有分別。

故事終結, 星野沒有換上了機械身體,他明白以有限生命、追求生命意義的道理,至於他和美達路似有還無的感情,也在大結局的一吻告終,當然,星野故事,在後來的《銀河鐵道999》電影版中,仍然繼續。

《銀河鐵道999》想傳達的訊息是,有限並不可怕,無限也不代表可貴,關鍵是你如何看待生命:若然認真面對有限生命的每分每秒,對你來說,較之有無限生命,生命,會活得更有意義,所以,我不會浪費有限生命每一天,盡力做一些我認為應做的事,令有限的價值,可以超越無限!

p.s.:陽光少女,今天才看到妳在另一文的留言,已回覆,請到舊文查看!


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我的blog寫程翔,每一次提起筆寫他,也希望寫一些可以振奮人心的消息,可是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與程翔在回歸前,曾有數面之緣,那時還是一個小腳色,相信他絕不會記得我。說真的,從那短短交談中,真的無法了解他真實一面,可是從老細口中,得知程翔乃真君子,真正愛國份子,不少行家對他十分尊敬,那時,真的對他充滿敬意。

到了今天,再看程翔,說真的,除了同情之外,還有可憐。真的不明白,程翔對中國認識,經歷了文革破滅、六四屠城、為何他仍可以對中共政權充滿著毫無保留的幻想?就算今天,他堅信自己無罪、堅信自己所做一切,並非是間諜行為,可是他上訴失敗後,仍然不對中共那毫無誠信、公義的司法制度作出控訴,反而以香港未為23條立法,要求北京免除他的刑責!那豈非等同承認北京為政權服務的所謂法治?為何要北京免除刑責?就算香港已就23條立法,程翔只要堅信,自己所做一切沒有出賣祖國就可以了,有沒有一國兩制、有沒有23條立法,又有何分別?就算北京判你有罪,市民心目中、中國人心目中,認為你是含怨、認為你是沒有罪,就足夠了,到了今天的田地,又何須再向中共搖尾乞憐?

程翔唯一錯,就是信錯中共,我不知他有沒有看劉實雁的《第二種忠誠》,我相信他一定有看過,中共由始致終,從來不需要那些肯說真話、肯批判中共的第二種忠誠,他們要的,只是愚忠中共的第一種忠誠,為何到了廿一世紀,劉賓雁小說中的知識份子悲劇,還要再在程翔身上上演,難道程翔看到前賢為第二種忠誠而一個一個身死,還要繼續死諫下去?中共不會因此而覺得你有價值,只會當你是不識趣的人,除之而後快。

我同情程翔,但我覺得他太蠢了,他所做一切,只是愚忠,不應該在廿一世紀文明社會再出現,我情願香港愛國人士,個個對中共都是第一種忠誠,做中共順民,也不想再有類似程翔的第二種忠誠人物出現,畢竟,生命誠可貴,除非你像我,不再珍惜生命,否則,犯不著為了愛國,以生命做賭注。

幸好,我不會信中共,我不會對中共傻到有第二種忠誠,因為由小至今,我太了解中共,正如美國前總統、反共英雄 Ronald Reagan 說:"How do you tell a communist? Well, it’s
someone who reads Marx and Lenin. And how do you tell an anti-Communist? It’s
someone who understands Marx and Lenin.
“我真的太了解中共可以如何仆街,所以我不會信中共,正如我不信女人一樣。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這個世上,任何你視為有價值的東西,例如車、樓、寶石、名畫、古董、甚至名貴紅酒,你都可以買保險,萬一不幸遺失、打破、變壞、甚至被人盜取,你都可以得到接近等值的賠償,唯獨有一樣東西,自古以來,不斷被人視為人生最寶貴的東西、有人為了它不惜犧牲生命、甚至散盡家財、又或擔上賣國漢奸之名,也要全力得到它,可是,這樣一件珍寶,就是沒有任何一間保險公司,會為他承保,就算付出高昂保費,也沒有人肯接這保單,這就是愛情。因為不論如何山盟海誓、如何轟烈的愛情,去到某天,你也難保有變心的時候:它不像古董,不能把它鎖起來;它也不是紅酒,就算你為它找最適合的溫度、最安穩的地方保存,也會隨時變酸;它更不是那些價值連城的珍寶,為了得到它,你可能犧牲自己、人生、家庭,到以為終於可以捉到時,它會在你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你只會聽到在空氣中,妨彿響著它消失前,留下似有還無的嘲笑聲。

自古以來,不少名人雅仕、 智者都以無價之寶去形容愛情,似乎說愛情是千金難換,可是有沒有想過,他們可能不過為後人留下一個最大的玩笑,無價之寶,實際意思是一文不值,根本不值錢,無價,就是無價!

當然,有人會說,自己那段感情 一定可以天長地久,開花結果,就算有一萬個失敗例子,自己會是第一萬零一的例外,真想叫他們看看那些在股票機、馬場的賭徒,他們那一個不相信,自己是唯一可以鬥嬴大戶、馬會的幸運兒,最終,又有多少個可以成為例外?

我只知,我不會再花時間在那些連保險公司也不肯受保的事物上,幹嗎要將有限生命,投資在這些不值一文的東西呢?

p.s.原本這篇是前天出席一個婚禮後感想,可惜當日見到一些不想見到的人,半場已離開,當晚自己灌醉了自己,我知,事後某君取笑我離開的理由很爛,但我想說,那是原因,不是理由或借口,而且,我要走,我要不和某人合照,哼!根本不需要理由,我要做就做,根本懶理其他人怎樣看!我這些「爛坦」,還要顧那些虛偽的形像嗎?


原本以為已過了為某些不平之事動氣的年紀,怎知最近因為工作,眼見某些人倒行逆施的行徑,忍不住在私人會所中痛罵了三天。日前朋友肥孫對我說:「我尋晚睇晒係寫嘅野,駛乜為佢地咁勞氣!」突然驚覺,我真的很勞氣嗎?於是翻看會所中的文章,發現行文真的是少有地激動,甚至有點歇斯底理,實際上,整件事根本與我無關,而且類似事件,在該組織內、甚至日常工作中,經常都發生,為何今次會如此動氣?想了又想,或許,今次那些人的舉動,將人性中,最醜惡的元素,集於一身,就是虛偽、自私、卑劣。

自問非正人君子,有時處事會偏激,日常工作的圈子中,也見盡正邪難分的人和事,明白世上根本沒有絕對的好人和壞人,但對那些表面正派、謙和公正的人,骨子裏卻說一套、做一套,為求目的、為求一己之私利,不惜做盡所有最卑劣、最陰毒的手段去損人利己,之後還要保住自己公正嚴明的虛假形像,甚至還演上一幕以大局為重,不會趕盡教絕、背後已經調兵遣將,準備一個不留……究竟那些開宗明義、大奸大惡的真小人令人齒泠,還是這些表裏不一、佛口蛇心的偽君子更令人痛恨?

以往對那些偽君子恨之入骨,往往借工作上的機會和方便,有意無意地刺他們一下,甚至來一招借刀殺人,狠狠整治他們,當然後果自然要自負,漸漸開始對那些人和事,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無謂因自己的任性,為工作伙伴帶來麻煩,原本以為,心中那團火就算尚未熄滅,也應大大減弱,今天才發現,原來心中的火,不但未熄,反而燒得更烈,只不過,從前心中的火,就如一團無法控制的野火,隨時因失控而傷人傷己,現在已學懂收放,我相信今天不能用那團火,教訓那些偽君子,只是時間、機會未到,總有一天,當那些人自食其果之時,就是教訓他們的時候。

現在的工作,若沒有心中的火,真的,很難幹下去,也很難幹得好,所以我永遠將胡適先生的一句話,佢為座右銘:「寧嗚而死、不默而生。」希望與我幹相同工作的人,會明白這個道理。



最近,有朋友(仍是那一句,我當他是我的朋友),因為放假,陷入混亂的思潮,有點不能適應放下沉重工作的閒適日子。不禁問自己,在假期日子,自己是如何渡過呢?

剛過去的假期,旺角行人專用區,倒沒有甚麽大型民主派活動,難得睡到中午,百無聊賴,打開電腦,上討論組、放入CD、播放小野麗莎、古巨基CD(十分喜愛古巨基的愛得太遲、重複犯錯,其中,猶愛重複犯錯,可是同事L卻說他喜愛愛得太遲。畢竟、不同經歷、有不同感受。)再之後,打機、看DVD、吃公仔麵、又再上網、打機……一天,就是如此過去。

我的假期,是否太無聊?或者,無聊也是一種恩賜,或許,平日生活,就是因為太多身旁的事,要有價值才去做,偶一無聊,說真的,又有何不可?

或許,近日對身旁一些人和事,真的太上心、作出太多不必要的投入,令自己太累了,再加上過去一些難以拋棄的情感包袱,人,可是愈來愈倦、愈來愈想逃避,過一些無聊的時光,反令我羨慕,借此令自己可以抽離於工作,或許,真的到了要休息的時候,否則,又會被那些壓抑著的、痛苦的回憶,再次侵奪我的思想。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十一月 2006
« 十月   十二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Blog Stats

  • 1,801,78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