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離二,搬完家,又開始思考一些必須思考的事。近日,開始想,甚麽才是新聞?

一切也源於工作。今天某君對我說,他最感興趣的,只是娛樂新聞,此君工作範圍,都是圍繞財經,可是他最有興趣的,並不是財經資訊,反而是娛樂八卦,好了,連這樣一個人,也對所謂的新聞沒有興趣,那麼,每天在寫的東西,又有多少人,會肯花時間去看一看呢?

或許,我是一個老套的人,我始終 相信,就算我所寫的東西,別人未必會天天看,可是他們還會留意有沒有那些東西,正如某老友曾經對我說:「為乜你地呢排冇砌煲呔?你地係咪轉軚呀?我唔買你份報紙架!」原來,不知在某天開始,我工作的地方,竟變成「香港是否還是從前香港」的寒暑表,與支聯會–樣,假如我們有任何異樣,就代表香港不再一樣。

他們既 不看重,但又異常關心,這,又是甚麼心態?

只可以說,有一些人,特別是中產,口中嘅不滿我們的存在,認為敗壞道德,可是,更怕我們不存在,因為若有這樣一天,他們就會連批評我們的權利也沒有,所以我工作的地方,一定不可以死!

原來,對不少人來說,今天新聞價值並不止於所謂真、客觀,還在於社會是否容許有其他聲音存在,比較甚麼偷拍、誇張新闡,一言堂式的新聞和傳媒,更令人可怕。

我不會弄虛作假、誇張失實,我也沒有能力阻止別人這樣做,可是,我會堅持扮演另類聲音,縱使和主流不同,可是,不論從政治還是社會來說,香港,就是需要另類聲音,這正是香港的價值。

廣告